5分PK10

                                              来源:5分PK10
                                              发稿时间:2020-08-09 10:35:37

                                              张民强知道弟弟在回进贤的路上后,也往进贤县城赶去。他是张玉环出狱后见到的第一个亲人。见面那一瞬间,张民强突然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积累多年的情感,只说了句“出来就好,要好好过日子”,张玉环什么也没说,两个50多岁的男人双手握在一起,开始痛哭起来。

                                              “前后两只狼狗,一只狗在咬我。”张玉环不时向身边的人展示他手上和大腿上的伤痕。二十多年过去,伤痕淡了很多,但仍可见。

                                              上述信息得到在场另外两位自称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的确认。

                                              这几天晚上,张玉环依然睡得很浅,有时只睡一两个小时就醒来。张玉环起床比在监狱时更早,他往往会拉上儿子围着村里走一圈。整个村子,他唯一认得的是自家的房子。

                                              宋小女想过,张玉环回来了,需要陪伴。“可以把我这两个儿子,三个孙子一个孙女给他,我希望他们一家人过得开开心心,幸福快乐,一家人好好地生活,不要让我白吃苦。”

                                              中午,张玉环的大儿子张保仁带着母亲回到了张家村,一家子吃了个团圆饭。午饭后,张玉环拉着大儿子双手,坐在老宅的门槛上,父子二人聊了很久,聊完后张保仁脸上轻松了很多。

                                              2017年,张幼玲的心里实在压不住,就和一个关系要好的记者说起了这个案子。那位记者给他提供了两个律师的联系方式,一个叫王飞,一个叫尚满庆,张幼玲也找到了张民强,把这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他。

                                              这几天,宋小女也在不断和外界重复讲述她和两个儿子的故事,说到动情处,她还是会控制不住情绪,像快要晕过去。两个儿子担心她犯高血压病,轮流守在她身边。她有时会变着法子支开儿子,悄悄吃上几片降压药,然后和周围的人低声说,“不想让儿子看见我吃药”。

                                              宋小女很快被身边的人扶到一张摇椅上,有人为宋小女扇风揉腿,有人去救护车上叫医务人员过来。后来,宋小女被救护车运至县城的医院观察。

                                              入夜,月亮挂在这个小村庄上空,又大又圆。直到了晚上9点左右,张玉环才和家人吃上了自由后的第一顿晚饭——一碗汤圆和黄金糕。饭后,张家留下了一张不齐人的大合照——宋小女与大儿子仍在医院。